Wanso官网-活动

技术视角 从电脑游戏看国际博弈

日期:06-10


今天周末,聊一聊游戏。


记得政事堂大学玩游戏《魔兽争霸》时,经常用游戏编辑器测试数学模型,譬如用不同数量的部队对砍。


这个背后要测试的是兰彻斯特方程,是一战时期英国工程师提出的,用微积分来计算军队的战斗力,譬如10个步兵合力,至少能砍4波的5个步兵。


用军事术语来说,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用努尔哈赤的话说,就是“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当然,自古军事和政治都是相通的,用政治上的话说,就是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对面的人搞得少少的。


而这种政治军事策略,自古以来就被广泛的应用,从刘邦打项羽前先笼络各诸侯国,汉武帝打匈奴前先笼络西域诸国,到满清入关前笼络蒙古王爷和关宁铁骑,武昌起义后革命军拉拢北洋军阀。


甚至连金庸小说里慕容家族,也是准备拉着契丹、西夏、吐蕃和大理,搞一波五路伐宋,才有一丝复国的希望。


所以,这也是慕容父子原型的蒋家父子,重视那些所谓的“邦交国”的原因。


当然,盟友可不是说一说就能团结起来的,“邦交国”都是基于利益的。


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用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造兵之前大家都得开矿啊。


就像汉武帝联合西域对抗匈奴靠的是贸易先行,打通丝绸之路,通过巨大的贸易利益将西域诸国绑在了汉朝的战车之上,宋辽改变了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对抗,靠的也是岁币以及榷场的交易,建立起来了宋辽经济共同体。


同样,先有了美国重建西欧的马歇尔计划,才有了后面美国结盟西欧的北约,先有了苏联重建东欧的经济互助委员会,才有了苏联结盟东欧的华约,先有了六国重建欧洲的欧洲经济共同体,才有了后来的欧盟。


所以,我们才会明白,今年要签署的RCEP的意义,也才会深刻的理解,当年奥巴马主导的TPP对我们的巨大威胁,这是在美国重返亚太的大战略之下,粮草先行,组建的一个经济的包围网。


一旦经济网最终建成,那么一个新的马歇尔计划和同盟组织就要慢慢的成立了,我们就将被温水煮青蛙了。


只不过,就像马歇尔计划让德日在美国的保护和输血之下,迅速从二战的废墟中崛起成为了美国新威胁,虽然重返亚太战略获得了美国盟友的一致支持,但在美国内部的巨大反对下,最终成为了泡影。


毕竟,你按住了一个威胁,就会诞生新的威胁,这一点美国人是有教训的。



于是,美国内部就有人提出了另一种方案,就是尼克松-里根的路子。


上世纪70年代,原本势力强于苏联的美国,选择进行战略收缩,扶持中国等国家对抗苏联,堵住路口之后,自己在家闷声憋科技。



虽然美国看起来处于战略劣势,让出了主动权,龟缩着被苏联压着打,但利用中国等国家的骚扰,凭借科技和经济的领先,慢慢对苏形成了“三本打一本”、“三矿打一矿”的优势,被初级兵榨干了经济的苏联最终GG认输。


这种打法在多人游戏中也很常见,封路口攀科技,通过战略收缩让其他的玩家相互抢地盘,时不时的出手平衡一下战局,维持着各方的消耗。


譬如秦国想要分化东方六国,靠的就是放弃关东退守函谷关,董卓想要分化十八路诸侯,靠的就是放弃洛阳退守长安,冷战时期的美国想要分化苏联与中国和印度,靠的就是放弃越南和阿富汗。


甚至直到现在,很多人都没有明白古代长城最重要的意义并不是军事,而是经济,通过这道墙的经济封锁,拉一派打一派,挑斗漠北的各股力量相互内斗,中原王朝好坐收渔翁之利。



要知道,当年东汉就是利用经济封锁,扶持南匈奴打败了北匈奴,所以也会明白,特朗普坚定的支持俄罗斯,国内也不是没有支持者。


因此,如果从战略收缩的角度来看,美国目前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不再带着小弟来围剿,而是通过不断的战略后撤,去激化对手联盟之间的矛盾,在动用利益来分化瓦解。


譬如近年来美国从叙利亚撤退,推动普京和埃尔多安结束蜜月期,从伊拉克撤退,推动伊朗和伊拉克结束蜜月期,从阿富汗撤军,推动俄中印三国的博弈.......


不要觉得美国的撤军有多傻,人家不过是从“带头大哥”的位置上退下来,变成了暗中挑拨中原武林相互厮杀的慕容博。



譬如2018年12月温哥华机场的一次逮捕,就几乎毁掉了白求恩时代就建立起来,历经冷战磨难都没有中断的中加友谊。



譬如在香港助推搞的一系列动作与蓬佩奥的5G施压,就在逼着退出欧盟后只能加强跟中国联系的英国,这个最早承认新中国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迟迟无法跟我们推进合作。


甚至钢铁煤炭和农产品都依赖于中国市场的澳大利亚,都被挑唆的成为了反华的急先锋。


还有安倍飞机的着火,对莫迪许诺的蛋糕......我们会发现,美国没付出什么真金白银的代价,但是对我们造成的威胁也不小。


而我们从科技的角度再来看,从中兴华为以及科研学院被制裁,到华裔科学家和理工科的留学生遭遇打击,以及美国在全球横扫数字税和要求工业回归......


这种复制70-80年代封路口战略撤退,对外挑拨离间,对内在家憋科技的思路,整体上还是比较清晰的。


所以,在政事堂看来,现在市面上很多专家说的,美国在围剿中国的问题上取得了一致,这句话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他们在战略上的围堵是一致的,但是在战术上却是南辕北辙。


传统建制派的思路是“合纵”,希望作为带头大哥,带着小弟们对敌人进行包围和围剿,而反建制派走的是“连横”,主力撤回函谷关,通过一系列手段挑拨东方各国内斗给自己的发展争取时间。


无论是合纵还是连横, 战术本身并没有优劣之分,有效性都在历史上都被无数次的被验证了。


但问题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战略在美国国内不断的摇摆,就会导致如明末经济政策一会儿“闭关”一会儿“开关”的局面,并引发激烈的内部和外部撕裂。


而正是这种撕裂与不断的反复,给我们争取到了“猥琐发育”的机会。


稳住别浪,我们能赢。